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莫惜觅醉衣淋浪》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口袋妖怪同人:野兽之剑
会员电报群:福利视频、网址发布
莫惜觅醉衣淋浪
作者:不详

老道现在有些无奈,此刻他正飘在十米的半空,皎洁的月光如银辉般洒下,地上却没有留下他的影子。

他是无形的,无相的,或者说,他现在是个鬼。

是的,没错,他现在是个鬼。

对了修真者来说,变成鬼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们死后要么魂飞魄散,要么凝成元神转修散仙,即使魂力微弱也能轮回转生,断不至于成为只有单纯意念的鬼魂。

然而,凡是都有意外,老道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

当初重伤而亡后,只觉眼前一黑,然后一轻,先前的痛楚顿时消失。他知道这是因为魂魄离体,和肉身的联繫中断的缘故,本以为很快就会转世,却没想到一等就是数天。

鬼魂虽然是无形之物,可也不是永久存在的,每时每刻都在消耗自身的能量,一旦魂力耗尽终究免不了彻底消散的结局。

又过了几天,老道的魂力已经流失了近半,却依旧羈留在这世上。他隐隐有种明悟,自己大概没有机会重生了,也许这就是度世诀的另一个代价——剥夺再入轮回的资格,难怪连佛门也极少施术,如果连来世也没,今生积得善果又有何用?

老道的肉身被安葬在物炼宗的后山,他的死好像对徒弟游风影响很大,原本修炼散漫的他在头七过后就立即封了山门,潜心闭关。

看到他这样子,老道又是心疼又是欣慰,以游风的资质,如果全心修炼,必能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足以自保。(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留念的看了眼下方的宗门,老道的魂魄飘然离去。

再呆在这也无意义了,不如趁魂魄尚为消散之际,四处游览一番,也不枉世间走一场。

数日后老道的魂魄悬浮在一片密林的上方,此时他的魂力已经十不存一,恐怕陨灭之时就在明日吧。

突然,他觉察到前方林子的天地之气有所异常,原本遇到这种事需要谨慎行事,不过现在他已无所畏惧,索性直接过去看个究竟。

到了近前,老道惊讶的发现造成异动的竟然是个见过的人,那个跟在黑衣少女身后的少年,也是杀死自己的仇人!

此刻少年的情况显然很不好,他盘腿而坐,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一张秀美的脸扭曲著,狰狞而又疯狂,不时现出淫邪的表情;目光涣散狂乱,嘴里不断嘶吼著:“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

老道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肯定在衝击更高境界时出了差错,心境不稳,导致域外天魔入体,欲念横生,如今已是走火入魔,魂魄泯灭在即!

“呵呵,没想到在魂魄消散前还能看到仇人毙命,上苍待我不薄啊!”

老道欣赏著他的末路,虽然让徒弟不要报仇,不过那是怕游风把自己搭进去,对于害自己身陨的罪魁祸首,他的恨可一点不少。

突然,四周天地元气又是一阵剧烈波动,一道黑的连光都能吸进去的缝隙出现在少年的头顶。

缝隙里洩露出来一丝令人心颤的狂暴之力,立刻让老道想起了什么。

“这、这是虚空裂缝!”

不同与修真者飞升时的破碎虚空,这种空间裂缝往往代表著毁灭。虽然它极少发生,而且时间短暂,可一旦碰上则绝无倖免。而且它对神魂有强大的吸引力,即使是元神大成的散仙也抵挡不住。

近在咫尺的少年来不及反应,魂魄立刻被摄,脱离了肉身,捲入裂缝中;数米之外的老道也同样逃不开,只觉一股奇大无比的吸力将自己扯了过去。

危机关头,求存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地躲入少年歪倒在地上的躯壳。不过这也无济于事,连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都被抽离了出去,更何况他呢?

就在这时,虚空裂缝突然消失了,就像它突然出现一般,结束的也毫无徵兆。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只有那具倒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躯体证明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良久,少年的手指忽然动了动,然后猛地睁开眼,爬了起来。起初他的动作仍显的僵硬和迟钝,不过很快就变的灵活起来。

他呆立原地,双手举在眼前,神色复杂难名;忽而一抹笑意出现在他嘴角,越扩越大,最后化为冲天的大笑,惊起一片宿鸟。

“哈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我又回来啦!”

笑声回荡在林间,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方歇。

“这就是年轻的感觉吗?我都几乎忘记了……”感受著身体内勃勃的生机,他感叹的自语到。

虽然他之前的身体因为修炼的关系也是生机盎然,可是与现在是不同的,那是少年人独有的一种昂扬飞舞的锐意。

“咦,冲关竟然成功了?!”这一发现让他更为欣喜,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侥倖成功,他赶紧坐下调息,眼下最重要的是稳固一下境界,另外还要整理下脑中的记忆。

这具身体原先的魂魄虽然被捲入裂缝,不过并不是全部,尽管掌管意识的主魂消失,保存记忆的分魄却残留了一部分。

这个少年名叫林琅,而之前的少女名为墨夕,是他的师姐,也是补天阁的圣女。

补天阁是修真界的一大邪派,据说祖师原本是俗世的一名顶尖杀手,机缘巧合下得到一本上古修真秘笈,大成之后开山授徒,创立了补天阁。

虽然已经脱离凡俗,可那位祖师依然不改杀手本色,补天阁的功夫特点就是诡秘、凌厉一击夺命,传说他们核心弟子的出师考验就是暗杀高自身一级的修真或者异兽。

这次林琅是协助墨夕出来历练的,说是相互照应,其实就是个打手打杂。

墨夕贵为圣女,天资绝色,林琅早已覬覦许久,可惜无论是教内的身份还是自身的实力都远远不如她,何况掌门为了以防万一还在他神魂内下了符咒,只要他试图对墨夕行不轨之事,立刻反噬自身,痛苦难当。所以尽管他背地里如何意淫著师姐的雪玉娇躯,当面却不敢有丝毫僭越。

“原来是补天阁,难怪当时那么近我才察觉异常。”少年慢慢睁开眼,杂乱的记忆已经被他理顺,发现了不少资讯。

“那颗天狐精魄似乎对那丫头很重要啊。”想到墨夕风华绝代的身姿,一股燥意就从小腹升起。

“那丫头确实美啊!要是能——不对!我怎么会这么想?看来吸收他的记忆似乎对我的心性影响甚大啊,这种性子也许更适合邪道吧。现在物炼宗因为我的死转机微现,如果贸然回去恐生异变……也罢,我也算再世为人,就用他的身份存世吧。”

“从今往后,我就是林琅!”

“师姐,我回来了。”

“嗯。”墨夕冷淡的应了一声。

“师姐,我突破成功了。”

“是吗?不错——咦?”墨夕先是随意地看了他一样,忽然神情一动,仔细打量了一番。

她发现这位让人厌恶的师弟变了许多,眼睛明亮有神,深邃睿智,脸上阴暗之气消散殆尽,秀美的容貌顿时明亮起来,让人心生欢喜,脸上仅留几分邪意,反而更添魅力,相信普通女子见了定会面红心跳,意乱情迷,墨夕虽然不为所动,但也觉得看的顺眼许多。

“怎么了?师姐?”林琅对自身的变化很清楚,所谓相由心生,魂魄变了自然气质迥异。

“你似乎心境上大有改观。”墨夕也隐约察觉出问题的根源。

“是,师姐,这次突破时心魔横生,在生死关头我忽有明悟,方觉过去污浊,如今悔悟,顿觉心明神清,如沉屙尽去,豁然开朗。”

补天阁虽是邪派,修刺杀之道,可并不都是残忍嗜杀之徒,阴狠毒辣之辈。刺杀只是手段,他们的主张是以人之力补天之缺憾,就如同俗世的替天行道,所以执妄太深只会阻碍修为。

“如此甚好,恭喜师弟了。”墨夕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就如同冰山乍现的雪莲,高洁而惊艳。

“多谢师姐,师姐又在看书?”林琅按耐下被她的笑容挑的欲望,为了分散注意随口问了句。

“是啊。”修炼之余,墨夕的一大爱好就是看书,这也是她气质出尘的原因之一,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

“是什么书?”

“是古时秦宓与张温一段对话,张温问秦宓:天有头乎?秦宓曰:“有头。《诗》云;‘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也。”张温又问:“天有耳乎?” 秦宓答曰:“天处高而听卑。《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能听?” 张温又问:“天有足乎?” 秦宓曰:“有足。《诗》云:‘天步艰难。’无足何能步?” 张温又问:“天有姓乎?”宓秦答曰:“姓刘。天子姓刘,以故知之。”

“真是精彩的辩论啊。”

“虽然我等已脱凡世,不过古人之智慧多有可借鉴之处,多读书对修行大有裨益,再不济也可安神静心。”因为林琅的可喜改变,墨夕也难得提点了他一番。

“多谢师姐教诲。”林琅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先回去吧,这几天先稳固下修为,然后再去探查天狐精魄的下落。”

“师姐,那块天狐精魄真的那么重要?”

“我现在因为心法缘故,气质过于冷锐,如果有它相助,我现在修炼的转瞬红顏秘法就可迅速大成,到时气质千变万化,旁人难以察觉异常。”

“原来如此。”

“那个拿走精魄的道人最后放出一具傀儡自爆,应该属于是擅长役物得宗派,你可多加留心。”

“是,师姐。”林琅返身离去,没有让墨夕发现眼中的寒光。

三日后“师弟,我现在要修炼转瞬红顏,你帮我护法。”

“是,师姐。”

转瞬红顏的秘法修炼时会陷入重重幻境,历经人间百态,从中感悟万千气质。由于期间修炼者如坠梦中,无法自保,所以需要有人在旁护持,以防不测。

墨夕知道林琅有符咒钳制,根本无法对自己不利,所以放心的将自身的安危交与他手。

就见她双目紧闭,盘膝而坐,神情忽而愤怒、忽而悲伤、忽而欢悦、忽而情迷,真是万千风情,人间尤物。

林琅仔细观察著她的表情,等待著时机。就在墨夕收功的那一刻,意识半梦半醒最为松懈之际,他双手急舞,将一道玄妙古朴的道符打入她的眉心。

“师弟,辛苦了。”墨夕睁开美目,向他点了点头。除了眉间存有一抹殷红,星瞳略显朦朧外,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不过林琅却心知她已经身处符咒的作用下了。

作为曾经的千年大派,物炼宗内有不少先辈收集的古老的奇功异法,原本因为本门心法的排斥无法修炼,不过夺舍后就无此限制了。

刚才那道符咒就是其中的一种奇术,名为“作茧自缚咒”,需在对方意志薄弱时施术,受术者表面看来正常,但对别人的问话都会照实回答,而且思想变的简单,不能进行稍微复杂的思考,判断能力也丧失大半,一旦被颠覆认知,无论如何荒诞的事都会坚信不移,由于困住心智的是本身的意志,所以即使符咒的作用消失也不会恢复。

为了物炼宗的安危,林琅势必要阻止墨夕继续查下去,最彻底的方法就是杀了她,不过这样做必然后患重重,圣女的死亡补天阁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他想到了另一个办法——控制她!

当然,这里面到底有几分原因是为了得到圣洁出尘的师姐,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师姐,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问吧。”墨夕坐到椅子上,表情微带些茫然,她想不起来要做什么。

“师姐,你是补天阁的圣女,是吗?”

“不错。”

“你代表补天阁。”

“可以这么说。”

“补天就是补天的缺陷,对吗?”

“当然。”

“天有某种缺陷,而你没有,所以能补天,对吗?”

“对。”

“天有缺陷你没有。”

“天有缺陷我没有。”

“天有的你没有。”

“天有的……我没有。”声音略有迟疑,不过失去大部分判断能力的她无法做出更多的考量,最终还是承认了这句话。

“师姐,天有足乎?”

“有。”

“天有足,所以你没有足。”

“我没有足。”

“你没有足,所以你不能行动。”

“我不能行动。”

“你不能动。”

“我不能动。”

她的动作静止了,纤柔似雪的娇躯安静地坐著,一动不动,如果不是饱满的胸部仍随著呼吸微微起伏,几乎让人以为这是一尊精美绝伦的玉雕。

他轻轻推了下她的香肩,墨夕上半身摇晃了下,又重新恢复到静坐的姿态。

他伸出手,覆在那对怒拔的雪峰上,那温润柔腻的触感纵然隔著衣衫也依然动人心魄,他不由自主地揉捏了几下。

“你干什么?!住手!”墨夕厉声呵斥,脸上顿时浮现出羞怒的红晕,可是即使这样,她却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任由他肆意的侵犯。

她的意识被诱导成捆缚自身的枷锁,完全接受了自己不能动的认知,对此没有任何怀疑。

见到这种情况,他不由长出了口气,现在他已经成功剥夺了墨夕对身体的控制权,无法反抗的她就像是条被摆放在案板上的鱼,只能安静的成为他的美餐。

“快放手!否则我杀了你!”她怒视著他,眼里似乎有火焰在灼烧。

“要我放手可以,不过师姐要先回答我的问题。”他好整以暇的说,丝毫不担心她的威胁。

“什么问题?”

“天有姓乎?”

“有。”

“天有姓,所以你没有姓。”

“我没有姓?”她眨眨眼,有些不确定的重复。

“你没有姓。”

“对,我没有姓。”

“你没有姓名。”

“对,我没有姓名。”

“姓名代表著一个人的身份。”

“姓名代表著一个人的身份。”

“你没有姓名,所以你没有身份。”

“我没有身份。”

“你没有身份,所以你不存在。”

“我……我不存在。”

墨夕眼中的怒火如同被浇了水般熄灭,只剩下无措的慌乱,虽然依旧冰雪姿容,眉目如画,可那份清傲之气却收敛的无影无踪。现在的她不再是傲凌风寒的雪莲,而是一朵不堪风雨的娇弱鳶尾,那怯弱的风情,格外惹人心怜。

对一个失去自我的人来说,所有的骄傲自信都成了无根之萍,轻易飘散。

“能不能请你放开手?我回答你的问题了……”墨夕怯生生的问,悦耳的音色配上柔软的语气,让人心头一酥。

“还不能。”

“为什么?刚才、刚才你不是说……”

“我是这么说过,可是我还没问完呢。”他的贼手又轻捏了一下那对娇挺的雪丘。

“啊~那、那你快问吧。”墨夕的美目附上一层水雾,泫然欲泣的说到。

“师姐,你这个样子很令人心动呢,可惜现在还不到时候。”

“什么?”

“我问你,天有头乎?”

“有……”

“天有头,所以你没有头……”

“我没有头……”

“你没有头,所以你不会思考。”

“我不会思考……”

“你没有意识。”

“我没有意识……”

“你只能服从。”

“我只能服从……”

她脸上的慌乱羞涩渐渐淡去,最后只留下一片空白的茫然。眼神涣散呆滞,找不到一丝焦距,原本灿若星辰的灵眸此刻就如同两颗黑珍珠,美丽却毫无生气。

墨夕的脑中就像被彻底清洗了一般,没有任何念头,所有的智慧意识都荡然无存,她就和傀儡别无二致,只不过这具傀儡是如此的活色生香,清美绝俗!

现在。任何外界的命令都能进入她不设防的心灵,掌控她的一切。

“墨夕,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听的到……”平板到毫无起伏的声音从她娇艳的唇间吐出,微弱而飘忽。

“我问你,天有耳乎?”

“……有……”

“天有耳,所以你没有耳。”

“……我没有耳……”

“你听得到我的声音,是吗?”

“……是……”

“可是你没有耳,所以你听不见声音。”

“……我听不见声音……”

“你听不见其他声音,但能听到我的,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代表什么……”墨夕木然的问,但实际上并没有疑惑,只是无意识的顺著对方的话而已,没有思考能力的她根本不会产生疑问。

“这代表我的声音是不同的。”

“……你的声音是不同的……”

“你只能听见我的声音,你只能服从我的命令。”

“……我只能服从你的命令……”

“我是你的主人。”

“……你是我的主人……”

“你是我的奴仆。”

“……我是你的奴仆……”

“无论你是什么身份,这个关系都不会改变。”

“……不会改变……”

“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会遵从。”

“……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遵从……”

她茫然的重复著,此刻这具娇柔的躯壳中不存在灵魂,她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圣女,而是林琅掌控下的一件器物,一尊没有思想惟命是从,可以任由他褻瀆赏玩的羊脂美人。

“你的身体可以动了,站起来。”

“是……”墨夕优雅的起身,亭亭玉立。

“我现在把你的姓名身份还给你,你是谁?”

“我是墨夕……”

“你的身份是什么?”

“林琅的奴仆……补天阁的圣女……”

“那我又是谁?”

“林琅……我的主人……”

“很好,去把门关上。”林琅很满意她驯服的反应。

“是……”她摇曳著月臀,款款生姿的向门口走去。

林琅审视著自己美丽的俘虏,黑发飘舞,颈项秀美,若洁莲初绽,玉容绝世。

灯光洒在她的肌肤上,熠熠生辉,那如同初生婴儿的肤质,如绸缎一般光滑,似暖玉一般温润与晶莹,如明珠一般动人心旌,具有无以伦比的魅力。

修长的双腿柔直而轻盈,似是上天呕心沥血的杰作,摇摆间将她的傲人身姿衬托的风采绝世,让万花尽失顏色。

在那及地的长裙中,那双玉足白皙如玉,若隐若现,竟未及履,脚趾晶莹闪闪,完美无瑕,似有点点玉光在闪现。

墨夕合上了房门,转身呆立在门前,等待著下一个命令。

“这里就是浴池,你现在要在这沐浴。”林琅忽然想到个主意,虽然因为功法的关系,他还不想现在就破了墨夕的处子之身,不过饱饱眼福却也是一件乐事。

“是……”墨夕顺从的应到。

只见她莲步微摇,款款行自想像的池边,素手解下束发,滑若丝锻的及踝长发,仿佛爆瀑直落,曼蔓垂散。

墨夕站在椅子旁,好像在以水为镜,以手为梳,顺理她那流瀑般的秀发,两条弯弯蛾眉勾出美妙诱人地弧线,柔得让人心酥体软,萌然心动。

眉黛两弯若淡淡秋山,再配上那双迷蒙涣散,烟水笼罩的美眸,正是“水似眼波流,山似眉峰聚”,充满了诱惑的气息;身上肌肤都如同羊脂般娇嫩,仿佛世间最洁白无暇的美玉,泛著醉人的晕光,让人身不由自地便被吸引住。

一件玄色锦裙,将她凹凸有致的娇躯衬托得高挑骨干,挺拔修长。

墨夕似乎洗完了秀发,轻轻挺直粉背玉脊,接著伸手拉开绣著凤凰纹饰的长裙锦带,露出其间奥秘,一件水蓝色的窄小褻衣。

一对微颤颤晃悠悠的雪乳将褻衣撑得鼓涨绷紧,展平拉伸至没有一丝皱褶,那条细细的红绳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挣断,林琅脑中不由浮现出“裂衣欲出”这个成语。

如同玉藕般粉嫩的纤臂绕到背心,轻轻一拉一挑,褻衣细绳中分而开,接著掀开那遮住双峰的褻衣取了下来,两只雪白惊耸的玉乳整个露在空气中。

随著下裳顺著光洁玉腿曲线下滑离身,露出穿著一件单薄丝绸褻裤的美好春景,雪白美肉透过薄薄的丝绸,若隐若现,而那两团硕圆隆满的雪臀将原本稀松的褻裤撑得紧贴翘肉,圆滚滚的两个半球将绸布绷紧撑起,两瓣翘臀的形状一览无疑。

林琅喉结滚了滚,咽了口唾涎,高涨的欲念让他再也无法忍耐仅仅作为一个旁观客,他一把抱过墨夕,三下五除二褪去她仅存的遮羞之物,衣衫滑落,似繁花落地,这妖嬈躯体,彻底露在空气中,如兰似靡的幽香弥散开来。

玉肌仙体,线条优美,勾勒出惊心动魄的身姿,此刻丝缕不存,无瑕无垢,晶莹动人,足以魅惑众生,任何男人见到,都要血脉喷张。

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酥胸是如此的饱满耸挺,两座雪峰就像凝脂堆玉般。高傲的在酥胸上高高挺起,鲜红诱人的乳晕静静的趴在玉峰顶,装饰著两粒成熟绽放,仿佛还沾著露水未曾採摘的红樱桃般晶莹粉嫩的落蕾。

灯光朦朧,那两点娇媚粉嫩的殷红诱得林琅心痒难熬,还有周边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晕,呈现出淡淡的粉色,更是叫人垂涎欲滴。

一对娇挺均匀的向酥胸中间挤挺著,那道深深的乳沟让人一看就恨不得将脸全部埋进去,好好感受一番凝脂香滑的感觉。

纤细小蛮腰和平坦雪白的小腹不见一丝赘肉,沿著诱人的曲线,至腰臀处豁然开朗,诱人的臀线一展无疑。两瓣娇美上翘的雪白香臀也是让人更加的遐想,想一手将眼前尤物的娇美隆臀握进手里细细把玩。

一双美腿就像一双玉柱般,修长圆润,白嫩顺滑,比例搭配的是那么的匀称,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纤巧雪白的足踝下,那双看起来只比手掌大少许的玉足更是如浑然天成。

墨夕对游走在自己娇躯上的炙热视线全无反应,尽管娇躯被禁錮在林琅怀里,却仍忠实的执行著先前的命令。

她仰脖,一只手臂从蓬松的头发掠过,鋝了鋝耳边发丝,掬起并不存在的水淋在身上,就像对自己爱抚,轻轻的抚摸身体。从雪白的颈部到玉肩,慢慢的往下侧过脸庞,显露出一双茫然空洞的星眸,红润的嘴唇勾起无机质的迷离浅笑,她的玉手就享受般抚摸著胸前。

“好了,可以停了。”

“是……”

一双的藕臂顿时软垂了下来,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般轻轻摇盪在身侧,整个人如玉雕一般,一动不动,静静的坐在林琅腿上。

原本无论走到哪里,墨夕都会是世人瞩目的焦点,无数男子仰望的物件,可是此刻却只能赤裸娇体,任由摆佈,没有主人的命令,她只是个不能自主的玩物。

“你知道如何侍奉男人吗?” 他看著墨夕那对毫无遮掩的完美玉乳,又升起个荒淫的念头,虽然暂时不能行那鱼水之欢,不过除了真刀实枪之外,女人满足男人欲望的方式还有很多。

“知道……”她茫然回答,雪玉娇顏上看不见丝毫羞涩之意。

“好,等会我躺在床上,你来侍奉我,不过不许用私处,也不能用嘴。”

“是……”

林琅走到床榻处,仰天平躺好,闭上眼睛幻想著那双半球形媚肉夹击下的柔滑香腻的触感,胯下分身不由的昂扬起来,将裤子高高顶起。

轻盈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随之飘来的是一阵如兰似麝的处子清香。

他的眼前一暗,接著羽毛般轻柔的浅啄便印在了脸颊之上,一路向嘴移去。

当那花瓣般柔软的娇唇封上他的口时,林琅主动出去,将那丰润柔湿的樱桃小嘴紧紧啜吸住,美人儿“嗯嚶”一声,热情回应。

舌尖沿著洁白贝齿不断向著温润口腔探索,火烫的灵舌与墨夕香嫩的丁香紧紧搅拌在一处,抵死缠绵,良久才分。

林琅依旧闭著眼回味著,享受著佳人的倾心服侍,他感到有一双温润如玉的小手慢慢的替他解开裤带,将长裤往下褪去,去除了阻碍的怒龙顿时昂首挺立,直指天穹。

他等待著预想中的美妙,然而那对暖酥的玉球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只觉有数条带子缠上了自己的阳物,那种清凉丝滑的触感就好像是最上等的绸缎般,细腻柔顺,令人遐想。

那些丝带轻轻转动,如同情人的爱抚,温柔地挑逗著他的分身,时而收紧,时而放松,时而向下推移,时而向上拢起;每条带子的缓急轻重都不同,就连发力的方向都各有区别,却完美的协调配合著,就好像有许多双小手在套弄,带给他极大的享受。

林琅好奇的睁开眼,惊讶的发现里住自己分身的带子竟然是墨夕那头光可鉴人的及踝秀发!

那夜色般的青丝铺散成一片柔媚的丝缎,灯火下闪现著点点辉光,宛若星空。

补天阁有一秘法名为“三千情丝送君归”,一旦施为就可以灵活控制每一根头发,如臂使指,可刚可柔,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因为要花大部分心神在操控上,所以便无法顾及自身,极易被敌人攻击,所以是把危险的双刃剑,不能轻出。

而现在,墨夕正施展这一秘术来取悦林琅。

补天阁大部分的功法都不禁欢爱,甚至有一些还专攻媚术,毕竟床第间取人性命总是比较容易的,不过墨夕身为圣女,性子又高洁自爱,怎肯随意糟践自身,何况她正修行的转瞬红顏心法是少数几种只供处子修炼的法门。

所以虽然她也从书上得知一些男欢女爱的事,却也只是些皮毛,又怎么想到除了正常方式和吹簫外还有乳交等奇淫技巧?

为了执行主人的命令,她只能另闢蹊径,出此下策了。

林琅很快相同了个中缘由,不由莞尔,不过下身传来的舒爽快感,让他没有阻止墨夕的举动,毕竟这种新奇的体验也不失为一种别样情趣。

长发绕柱,轻舞飞扬。

几缕青丝纠缠成一束,轻轻的在马眼周围刷著,打著转儿,如同蜂蝶戏蕊,若即若离,刺激著他的欲望。

顺滑的长发相互交叉,织成一张小网,轻柔的兜住他的睾丸,那缓缓抽动的发束就如同一条条小蛇在蜿蜒爬行,更有无数丝线在其间游走,撩拨的林琅腰后阵阵酥麻。

这种异样的刺激,最是让人无法自禁;一会功夫,林琅就觉得脑中一空,一股不可抑制的衝动从尾椎传到下腹,火热的精华从龙首喷薄而出,四下飞溅,在墨夕玄色如夜的长发上开出一朵朵白浊妖异的花,散发著淫靡的气味……

色友点评 (2)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2 楼 匿名色友(6.154.*.*)
2022-08-10
感谢大大分享!1024!
回复
取消
回复
1 楼 匿名色友(6.254.*.*)
2022-08-07
读书使人头脑聪明 --伏尔泰
回复
取消
回复
快速导航